蘆丹氏 Serge Lutens 孤女/孤兒怨 L’orpheline EdP

【今日的香水之旅】

蘆丹氏 Serge Lutens 孤女/孤兒怨 L’orpheline EdP

【調香師】

Christopher Sheldrake

【香調】

焚香乳香麝香

【介紹】

乳香的神秘,在L’orpheline裡;深淺不一的灰色象徵著她揮別過往,剝去那一層層被細灰掩蓋著的關於他的記憶。

「脆弱卻又完整,它的名字暗示著斷裂,但又在看見裂縫之前,它的前兩個音節讓人有奧菲斯的聯想,一位連石頭都為之傾倒的詩人。」

點此閱讀全文

蘆丹氏 Serge Lutens 罪惡晚香玉 Tubereuse Criminelle EdP

【今日的香水之旅】

蘆丹氏 Serge Lutens 罪惡晚香玉 Tubereuse Criminelle EdP

【調香師】

Christopher Sheldrake

【香調】

晚香玉、安息香脂、茉莉丁香、風信子、肉豆蔻、橙花、麝香、香草

【介紹】

破壞那厚質且牛奶般的花瓣,將花朵回歸到邪惡的原貌,從這個毒藥櫃裡選擇,世上最受爭議的女性象徵:凱薩琳·德·麥地奇、米萊狄·德·溫特、巴托里·伊莉莎白⋯⋯對蘆丹氏的女英雄們的讚頌。

點此閱讀全文

蘆丹氏 Serge Lutens 深淵書簡/幽暗深淵 De Profundis EdP

【今日的香水之旅】

蘆丹氏 Serge Lutens 深淵書簡/幽暗深淵 De Profundis EdP

【調香師】

Christopher Sheldrake

【香調】

菊花綠葉紫羅蘭、土壤、李子樹、焚香

【介紹】

「當死亡潛入我們之中,它的氣息飄動穿過哀悼的黑色縐綢,輕捏著葬禮花圈和十字架,在劍蘭、菊花和大麗花中泛起漣漪。假如它們出現在聖地或加拉帕戈斯群島的花環上,或者出現在一年一度的尼斯嘉年華的花車上,那就更好了!如果靈車運載著死者到法國的最後安息之地,四周圍繞著豐盛的裝飾,並帶領著祭壇男孩、牧師、殯儀員、教士和掘墓人到某個慶祝活動,那裡他們可否歡喜的縱容罪惡呢?直到此時才是神聖的。 在法語裡,美麗、戰爭、宗教、恐懼、生與死這些詞都是女性化的,而挑戰、戰鬥、藝術、愛、勇氣、自殺和眩暈則屬於男性。由此可知,死亡是位女性,她的缺席強加了一種奇怪的寡婦狀態。然而,沒有犯罪,美就無法實現。菊花是這些字行間的唯一謊言。將永存的墓地轉為有生命的——就像我們所熟悉的這些鬼魂——菊花邀請死亡離開墓地並為我們提供它的花朵。De profundis clamavi(出自法國詩人夏爾·皮耶·波特萊爾的詩集《惡之華》)」 

點此閱讀全文

蘆丹氏 Serge Lutens 林之嫵媚 Feminite du Bois EdP(並與Shiseido舊版的比較)

【今日的香水之旅】

蘆丹氏 Serge Lutens 林之嫵媚 Feminite du Bois EdP(並與Shiseido舊版的比較)

【調香師】

Christopher SheldrakePierre Bourdon

【香調】

前調:雪松李子肉桂、水蜜桃

中心調:丁香、薑、依蘭依蘭、紫羅蘭、玫瑰、橙花

基礎調:檀香、安息香、麝香、香草

【介紹】

Feminite du Bois是個雪松的精製品,靈感來自被溫暖且含有蜂蜜味的皮革香所包裹的摩洛哥,那是路上那些皮革製品攤販所散發出來的香味。這瓶香水是Serge Lutens所發行的第一個中性香水,也是1990年代嗅覺的一大革命。

點此閱讀全文

蘆丹氏 Serge Lutens 暮紫森林/紫羅蘭森林 Bois de Violette EdP

【今日的香水之旅】

蘆丹氏 Serge Lutens 暮紫森林/紫羅蘭森林 Bois de Violette EdP

【調香師】

Christopher Sheldrake

【香調】

紫羅蘭紫羅蘭葉雪松、肉桂、丁香、薑、麝香

【介紹】

這是林之嫵媚Féminité du bois的閃耀變種,一個生動靈動的香味。

「告密者。我再說一次,他影響了這個女性木質的架構,從它的葉子,特別是那些花朵的顏色與魅力,在灌木叢的一角,征服了我。緊張,還沒準備好保持被動。」

點此閱讀全文

蘆丹氏 Serge Lutens 東方香根草 Vetiver Oriental EdP

【今日的香水之旅】

蘆丹氏 Serge Lutens 東方香根草 Vetiver Oriental EdP

【調香師】

Christopher Sheldrake

【香調】

香根草、黑巧克力琥珀橡木苔鳶尾花、癒創木、檀香、勞丹脂、麝香

【介紹】

Serge Lutens不喜歡尖銳的古龍水香味,或者任何關於男性香水的一切,在面對神秘的根莖植物同時也像是女巫的石化頭髮-香根草,他找到了它溫暖如絲的香氣。一個絨質且柔順的東方香調。

「我總是渴望變化。當我還是個孩童,我想改變我的家庭、我的朋有、甚至我的國家,更別說我的性向,每件事情。就算是香根草,這個古龍水裡的一個香料,它有了變化,讓人享受宛如跌入性感的東方絲絨。香根草以自己的面貌來作為主角呈現,芬芳的岩薔薇有著焦油般的香調,黏稠得像個蜂蠟!」

點此閱讀全文

蘆丹氏 Serge Lutens 松林少女 Fille en Aiguilles EdP

【今日的香水之旅】

蘆丹氏 Serge Lutens 松林少女 Fille en Aiguilles EdP

【調香師】

Christopher Sheldrake

【香調】

松樹辛香料焚香乾果冷杉、月桂葉、香根草、乳香

【介紹】

晴天、燦爛,它的樹脂香引領著我們來到聚集著蟬的松樹腳下。在這個乾燥的景色有著蟬舞動著鞘翅,摩擦所產生的蟬鳴不停迴盪,嘰-嘰-嘰-嘰-嘰-嘰⋯⋯這最後的嘰聲是來自巴黎女子的高跟鞋!

松樹的針葉、樹脂、陽光、蟬和來自高大松樹的影子。針葉刺痛了你的腳,但停駐在海邊的松樹下是多麽美好的事!

點此閱讀全文

蘆丹氏 Serge Lutens 地獄魔鬼 La Couche du Diable EdP

那天在讀資料時,看到一位香水業界國際名人在訪談中講到Serge Lutens的時代已過,當時看到還滿傷心,還記得第一次聞到蘆家香水的感動,雖然隨著時間的確會漸漸覺得有點乏味,但它在我心中還是有一個份量在,我在想,一個品牌如果一直堅持自己想做的東西,不肯隨著時代改變,這樣到底是好是壞?我們必須很遺憾的接受一個事實是:香水的確是會隨著時代的變化而有不同的風格與流行,就現代的年輕女生聞到上一輩的香水如香奈兒五號Shalimar⋯等,百分之80、90一定都會覺老氣、甚至可能覺得很臭,就像我最常看到或聽到的一句就是「明星花露水的味道」,但那也只是一個風格、一個時代的香味,不知道20、50或100年後美食調的香水會都被那時的年輕人嫌老?而他們是不是會和現代的我們一樣給它們一個統稱?而什麼時候沉香香水、喀什米爾酮或龍涎酮之類的香水又會退流行呢?我們到底該對那些堅持做自己的品牌多給予讚賞還是責怪它們的食古不化?究竟香水是藝術還是個消費品?藝術是不會變質、不會過時的,然而香水會,但是香水可以給予人在精神層面上的感動又絕對不輸藝術品,文章寫到這仍然是無解的一個失落與無奈。蘆丹氏Serge Lutens這次試圖為自己增加點流行的元素-沉香,結果會是如何呢?現在就跟我一起來聞香吧!

【今日的香水之旅】

蘆丹氏 Serge Lutens 地獄魔鬼 La Couche du Diable EdP

點此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