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sar Oud Oudfest New York 活動和聞香心得

久聞Ensar Oud的大名,據說最頂級的沉香就得選Ensar,雖然我沒聞過太多以沉香為主打的品牌,甚至也不敢說自己有多了解沉香,不過在不論是友人的經驗分享或網路的推波助瀾,搞得我也對這品牌興致勃勃,但他們的產品都不太便宜,於是我就先加了會員,打算等未來有打折時或許可以買個試香盒或隨身香來試試。某天北美香圈的朋友傳來Ensar Oud要在紐約辦活動的消息,叫我們有興趣的關注一下,我到信箱一找,果然有收到他們寄來Oudfest的活動邀請,於是迫不及待就去報名了。找了好友小枕一起去好壯膽,本來以為是個像園遊會或展覽的活動,但在活動前幾天收到來信說得預約one-on-one,好險可以兩人同去我才放心不會太尷尬。

點此閱讀全文

佛伽亞 1833 Fueguia 1833 Tinta Roja、Rosa de Los Vientos、Muskara Iris

那天在市區忙完,離和朋友約吃飯的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於是就想說來逛一下香水打發時間好了,一查網路,最近的香水商店就是Fueguia 1833,這個來自阿根廷的小眾品牌無畏疫情蔓延的情況下在曼哈頓開了第二間店面,第一間在Soho,第二間開在上東區,品牌創始人Julian Bedel也身為品牌調香師。我雖然久仰大名但還沒逛過或聞過它們的香水,這剛好是個好機會去了解一下。

一走到店門口就被它那有點復古歐式的門面給吸引,忍不住就先拍了張照,走進去後一個滿時尚的男店員就輕柔地走向我,詢問我需不需要幫忙,我說我只是路過進來參觀,他就介紹說這裡展示的香水上面都有個圓弧形的玻璃蓋,蓋子裡都已經噴過香水,我對哪個有興趣就拿起圓弧蓋起來聞,當時我一看桌面至少幾十個種香水忽然有點選擇障礙,於是就問他說可以推薦幾款花香嗎?於是他就拿了幾款給我聞,其實所有我試過的都滿好聞,尤其Tinta Roja更是讓我印象深刻,是個有點辛辣感的白花香,之後我問他有沉香玫瑰嗎?他說只有香精,於是便把整瓶香精拿給我聞,基本上我對著瓶口聞是聞不到什麼味道,但他也沒有要拿試紙給我的意思,我也懶得問就把瓶子還他,再試過幾個香水後,我問他說有賣試香管嗎?(其實我去之前就大概看了一下官網,有發現他們官網有在賣試香管,照理來說店裡應該也會賣)沒想到店員很和善的說可以送我,於是就問我想要哪些,我要了三種不同的花香,然後便與店員道別離去。

繼續閱讀 “佛伽亞 1833 Fueguia 1833 Tinta Roja、Rosa de Los Vientos、Muskara Iris"

花之政權 Regime des Fleurs 全系列試香組(一)Gold Leaves、Cacti

Regime des Fleurs成立於2014年,由電影製作人兼藝術家Alia Raza所創建。品牌的創意靈感來自大自然、藝術和歷史,重視創意與高品質。Alia曾在一次與網路雜誌Something Curated的訪問中說到:「我總是嘗試創造出別人所沒聞過的香味⋯⋯我不想再創造出另一個像Fracas的晚香玉香水,我甚至不想要創造一個聞起來像晚香玉的晚香玉香水⋯⋯我討厭『嗅覺是回憶的連結』這個陳腔濫調、無意義的說法,我的作品和記憶與懷舊無關,它不是明信片。」似乎對Alia來說,香水就是藝術,而創一瓶香水最重要就是創意,從Regime des Fleurs香水的包裝設計與平面廣告就能看得出Alia對畫面與設計感的要求。而真正讓Regime des Fleurs受到更多人注意的是他們找來了在獨立電影和實驗性電影圈裡相當知名的女明星Chloë Sevigny一起合作,創造了香水Little Flower,Chloë Sevigny的仇世風格與厭世臉讓她在時尚圈有不小的地位,經常出現在雜誌封面的她,居然肯跟一個沒什麼知名度的獨立品牌合作,這讓Regime des Fleurs立刻成為許多時尚媒體的寵兒。

點此閱讀全文

Jovoy Paris 精選新品試香盒與品牌介紹

之前以為Jovoy Paris只是一間香水零售店,所以上次在介紹它時並沒有多聊這個牌子的背景與故事,但自從試過迷幻藥Psychédélique之後,被它那極其香醇濃郁的香味給吸引,也是我第一次愛上廣藿香,對這品牌產生好奇之後才搜尋了一下資料,發現Jovoy原來不只是個香水零售商店這麼簡單,所以今天打算來好好寫一篇品牌介紹文,但在介紹之前,我想先來聊一下這次買的東西。

這次不只買了一瓶香水(先讓我賣個關子,之後會上一篇完整SOTD文),但今天要聊的是這盒JOVOY BOX,我買的是精選新品試香盒(Latest arrivals),會買這盒的原因是因為Jovoy Paris總是會進很多我沒看過的新牌子,尤其是法國、歐洲的品牌居多,有些在美國比較難買,所以感覺這盒特別划算,再加上裡面全都是新出的香水,也算是進補一下小眾新作品,其中有像是我還滿想試的Tiziana TerenziNasomatto的新香水AtlantideFantomas,還有Jovoy Paris自己品牌的新作品21 Conduit St,之後我有試到不錯的再來寫試香文。他們還很好心的加贈了一盒香水大師遊戲卡Master Parfums Pocket Quiz,滿適合以後和香水同好party時拿出來玩。我剛剛偷看了幾張,其中一個問題我覺得還滿值得讓大家想想:請問香水的調香公式可以申請專利嗎?答案在這篇文章的最後喔~嘿嘿~!我們現在就先來聊Jovoy Paris的故事吧!

點此閱讀全文

Parfums Dusita全系列試香盒與品牌介紹

早期香水幾乎是男性主宰的世界,不論調香師、研究員或品牌經營者⋯等大多是男性,直至近代才逐漸有較多女性加入且被重視,2005年Cartier第一次任用女性調香師,再來要到2016年才有Hermes也是第一次任用女性調香師Christine Nagel,很可惜的也就寥寥這數位女性調香師可站上這個大舞台。再來看市面上女性香水的調香師大多是男性,但男性香水卻少見由女性調香師所創,為什麼這麼長久以來男性會主導香水界?而又為什麼至今男盛女衰的情況仍難以改善呢?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許多香水大牌的掌門人都只傳男性,就像我之前提過的Patricia de Nicolai,身為嬌蘭創始人Pierre Guerlain的孫女,甚至是Jean-Paul Guerlain親手調教出來的,但因為嬌蘭家族一直以來都只傳男性,導致Patricia de Nicolai只能自立門戶,再來看像Creed也是七代都只傳男,更別提像明明是女性創始人的品牌Chanel目前也是由Polge父子相傳來掌管香氛部門。我並不是女性主義者,但我覺得我們應該要更對女性調香師有更多敬意,她們在一個男性主導的行業裡得付出更多心血且擁有更多競爭力才能有同等的成就,沒有她們一直以來的努力,說不定到現在女生都還是由男性來決定她們身上能有什麼香味。

今天很開心要來介紹Parfums Dusita這個牌子,不單因為它是個女性調香師所創的小眾品牌,而且調香師兼創始人還是來自亞洲,如此少見的背景讓我對這品牌更好奇了,於是趁著之前官網打折的時候買了一盒試香盒,現在就來聊一下這個牌子吧!

點此閱讀全文

玫默 Memo Paris 試香組與品牌介紹

雖然香水平台上到處都可以看到有人在討論Memo這個法國小眾品牌,而且瓶身設計很特殊,讓人過目難忘,但因為知道它出名的那幾款都是皮革主調,皮革本來就不是我的本命香,所以之前並沒太大興趣試這個品牌,不過自從有了Anglomania那性感的皮革玫瑰,加上前陣子試了後印象還不錯紫羅蘭皮革的A Blvd. Called Sunset,忽然發現有些皮革我是可以的,於是跑去它們官網亂逛,發現他們除了皮革外還有像是以城市或地域為靈感的香水,於是買了兩盒試香組,期待能在這品牌看到更多元的皮革風格,或許會讓我未來對皮革產生更大的興趣?當然也想試試他們家其他不是皮革主調的香水,像Marfa這個我本身去過也超愛的地方,不知道會不會有我記憶裡的味道?照慣例先來介紹一下品牌故事!

點此閱讀全文

M. Micallef 試香組與品牌故事

今天要介紹的M. Micallef對許多人來說應該不陌生,這個來自法國香水之都格拉斯Grasse的品牌應該算是小眾香水的前輩之一,也是歐洲第一個結合中東香水文化與歐洲香水技術的品牌,許多論壇都有提到說它們是第一個販售沉香調香水的法國品牌,這種先鋒精神令人敬佩。仰慕它們已久的我,前陣子忍不住越洋訂了兩組試香盒,儘管現在疫情關係,許多歐洲國家都鎖國了,但寄貨速度倒是很快,約一週就收到了,還附贈了一本品牌說明書,裡頭介紹了創始人與品牌裡各個香水系列,現在就照慣例先來聊聊品牌的歷史吧!

點此閱讀全文

Rogue Perfumery 試香組和品牌故事

我今天超級興奮的!因為要介紹這個我期待已久的牌子Rogue Perfumery,我之前在找美國小眾品牌時,在Etsy網站上發現它,評價超級高的它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於是上網查了一下,發現好多知名國外香評都大推這個品牌,有些人甚至評它的Chypre-Siam是近代西普香水(Chypre)的代表,其他像是Mousse IllumineeChamps LunairesJasmin Antique⋯等也被許多人推崇。最令人驚訝的是Rogue Perfumery是一個不按IFRA(The International Fragrance Association)法規的品牌,大家也知道以前的香水和現代香水最大的差異就是自從IFRA在1973年成立後陸續設立了大大小小的法規,所以很多以前可以用的香料都被禁止或只能使用非常少量,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橡木苔(oakmoss),IFRA砍了橡木苔之後,也使得西普香水完全走調,近代西浦香水裡的橡木苔幾乎都是化工產品或者拿其他類似香調來充當,這也是為何近代西普勢弱,大家只能一直挖掘二手老香來過癮,而Rogue Perfumery決定不按IFRA條規來走,雖然導致它在歐洲無法販賣,但卻也重現了我們記憶中老香的魔力,我想世上絕大多數的獨立香水品牌,哪個不希望前進歐洲,進入法國和意大利這兩大香水大本營,Rogue Perfumery忠於自我的桀驁換來自己被鎖在美國本土,雖然我還沒聞到香味,但為了這份精神與勇氣絕對先給它鼓掌按讚。

繼續閱讀 “Rogue Perfumery 試香組和品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