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ossmith 可愛的花朵 Phul – Nana EdP

【今日的香水之旅】

Grossmith 可愛的花朵 Phul – Nana EdP

【調香師】

Trevor Nicholl

【香調】

前調:橙花油、香檸檬、橘子

中心調:天竺葵、依蘭依蘭、晚香玉

基礎調:紅沒藥、零陵香豆、安息香、檀香、廣藿香、香草、雪松

【介紹】

一個新鮮且甜美的花香,以柔軟、溫暖的木質基礎調帶來草本馥奇的泛音。

最早發行於1891年,這獨特的香味是植物園與花園的結合,在女性香水裡是少見的,它也為現代香水鋪出一條新道路。

點此閱讀全文

Gucci 藝術女神 L’Arte di Gucci EdP(復古Vintage)

【今日的香水之旅】

Gucci 藝術女神 L’Arte di Gucci EdP(復古Vintage)

【調香師】

Steve DeMacado

【香調】

前調:醛香、香檸檬、果香、綠葉、芫荽

中心調:天竺葵、鳶尾根、茉莉、含羞草玫瑰

基礎調:廣藿香、皮革、琥珀、麝香、香根草、橡木苔

【介紹】

1991年發行的L’Arte di Gucci,被知名網站ÇaFleureBon譽為是世上最好的西普玫瑰,目前已停產。

點此閱讀全文

加拉赫之香 Gallagher Fragrances 試香心得(1)Rose all Dae / Wicked Good

之前在Gallagher Fragrances買了幾個試香,但寫了O’Vert後發現點閱數很低所以我就沒有繼續寫,沒想到居然有香友到Instagram問我什麼時候還有其他的試香文,原來這個極小眾的品牌還是有人好奇的!於是我就決定把剩下的五款香水分兩篇文章來寫。在聊香水前我想簡單聊一下調香師Daniel Gallagher,也是品牌的創始人,從前他只是位普通的香水愛好者,但一次老婆回家向他提到公司的同事和他使用同樣的香水,這讓Daniel決定去買瓶新香水,但當他到百貨公司裡尋找香水時卻怎麼都找不到一個讓他感興趣的,於是「創造屬於自己的香水」的念頭油然而生,就這樣他走上了調香之路。我覺得這個故事聽起來有點平凡,但卻特別真實且勵志,不需要一定要有個神奇的背景或經歷才能成為調香師,什麼小時候住在山裡聞過千萬種植物、什麼拋棄高薪工作決定自己創立香水品牌⋯等讓人驚嘆的故事,那些都只是包裝,最終還是得由香味才能吸引人啊!

點此閱讀全文

Ensar Oud Oudfest New York 活動和聞香心得

久聞Ensar Oud的大名,據說最頂級的沉香就得選Ensar,雖然我沒聞過太多以沉香為主打的品牌,甚至也不敢說自己有多了解沉香,不過在不論是友人的經驗分享或網路的推波助瀾,搞得我也對這品牌興致勃勃,但他們的產品都不太便宜,於是我就先加了會員,打算等未來有打折時或許可以買個試香盒或隨身香來試試。某天北美香圈的朋友傳來Ensar Oud要在紐約辦活動的消息,叫我們有興趣的關注一下,我到信箱一找,果然有收到他們寄來Oudfest的活動邀請,於是迫不及待就去報名了。找了好友小枕一起去好壯膽,本來以為是個像園遊會或展覽的活動,但在活動前幾天收到來信說得預約one-on-one,好險可以兩人同去我才放心不會太尷尬。

點此閱讀全文

蘆丹氏 Serge Lutens 孤女/孤兒怨 L’orpheline EdP

【今日的香水之旅】

蘆丹氏 Serge Lutens 孤女/孤兒怨 L’orpheline EdP

【調香師】

Christopher Sheldrake

【香調】

焚香乳香麝香

【介紹】

乳香的神秘,在L’orpheline裡;深淺不一的灰色象徵著她揮別過往,剝去那一層層被細灰掩蓋著的關於他的記憶。

「脆弱卻又完整,它的名字暗示著斷裂,但又在看見裂縫之前,它的前兩個音節讓人有奧菲斯的聯想,一位連石頭都為之傾倒的詩人。」

點此閱讀全文

川久保玲 Comme des Garcons 檜木(香樟木) Scent One: Hinoki EdT

【今日的香水之旅】

川久保玲 Comme des Garcons 檜木 Scent One: Hinoki EdT

【調香師】

Antoine Maisondieu

【香調】

松節油、柏樹、雪松、樟腦、百里香、松樹、Georgywood(Givaudan開發的木質調)、乳香、橡木苔、香根草、日本扁柏(台灣叫檜木)

【介紹】

這香水的靈感是來自於一個京都Tawaraya的春天早晨, 在這完美靜止且微涼之中浸泡於浴桶的愉悅時光。它帶來了一段記憶-苔蘚、戶外的樹木,還有來自方形檜木桶的辛涼香氣。

點此閱讀全文

純粹距離 Puredistance 奧帕杜 Opardu Parfum Extrait

【今日的香水之旅】

純粹距離 Puredistance 奧帕杜 Opardu Parfum Extrait

【調香師】

Annie Buzantian

【香調】

晚香玉梔子花、玫瑰、紫丁香康乃馨、茉莉、香水草、雪松

【介紹】

PuredistanceOpardu具有立即催眠的效果,它能喚起人們對愛、戀愛關係與誘惑的記憶。請做好準備,這個性感的香水將帶你回到從前巴黎那如絲絨般的夜生活。

來自紐約的調香師Annie Buzantian成功地創造出這個香水,以現代與優雅的方式再現豐富且美好的過去,Opardu是盛大且絢麗的,而它的香味隨著時間會有無限的元素不停地綻放光芒,而最終的效果是絕對的美好。

點此閱讀全文

梵克雅寶 Van Cleef & Arpels 梔子花瓣 Gardenia Petale/加州夢境 California Reverie

白花類的香水並不是那種我原生就喜歡的類型,當然我猜沒有一種味道是人類天生就喜歡或討厭的?就像我們成人應該都覺得大便很臭,但許多小baby卻會抓著自己的便便往嘴裡塞,如果他們能說出自己的想法,答案也會是臭的嗎?我在想,香與臭是不是都是人在成長中不斷經歷、被引導和自己的喜好⋯等種種碰撞出的結果?長大後我們的嗅覺認知才成型。很可惜我並沒有在大自然的環境中長大,從小到大一直都是住在市區的公寓,對於野生的花香或植物的概念真的挺少的,頂多就是談戀愛時收過玫瑰花、親人過世時聞過滿室的菊花與百合、路邊買的玉蘭花、去戶外郊遊的樹林味道⋯等這些都市化的大自然香味,於是茉莉、晚香玉和梔子花這類香味都是在我認識香水後才學習到的,不像玫瑰、水果和綠葉,光聽名字我就能想像到它們的氣味。

自從漸漸接觸到來自不同背景的香友後,我發現其實喜愛白花、甚至把白花當作本命香的人還滿多,有些人還能分辨出這些香水與自然界的花香有多相似,這份能力我倒是沒有,於是我花了更多時間去聞白花類的香水,雖然後來發現我會暈白花,不過已經隨著時間漸漸地熟悉了這些香味,也逐漸對它那時而冰清玉潔、優雅纖細,時而自信大方、嬌豔懾人的雙重特性著迷。儘管真實大自然界的這些白花香對我來說還是很模糊的,但白花類的香水反而成了我對白花的嗅覺記憶,想想也真奇妙。最近把收藏已久的Van Cleef & Arpels這盒試香組拿出來才發現,剩下還沒試的三個試香管居然都是白花,可見我玩香水初期對白花真的比較沒興趣,常常視而不見的略過,這幾天認真的試了幾次這幾款白花,由於Lys Carmin已停產,我就不多介紹了,我想聊的是還在市場上販售的兩款:一個是以梔子花為主角的Gardenia Petale,另一款則是以茉莉與橙花為主的California Reverie,兩個各自表現出白花的不同面貌,我集結寫在同一篇文章當作VCA的白花特輯,也剛好可以聊一下它們的不同。

點此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