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久保玲 Comme des Garcons 檜木(香樟木) Scent One: Hinoki EdT

【今日的香水之旅】

川久保玲 Comme des Garcons 檜木 Scent One: Hinoki EdT

【調香師】

Antoine Maisondieu

【香調】

松節油、柏樹、雪松、樟腦、百里香、松樹、Georgywood(Givaudan開發的木質調)、乳香、橡木苔、香根草、日本扁柏(台灣叫檜木)

【介紹】

這香水的靈感是來自於一個京都Tawaraya的春天早晨, 在這完美靜止且微涼之中浸泡於浴桶的愉悅時光。它帶來了一段記憶-苔蘚、戶外的樹木,還有來自方形檜木桶的辛涼香氣。

點此閱讀全文

梵克雅寶 Van Cleef & Arpels 梔子花瓣 Gardenia Petale & 加州夢境 California Reverie

白花類的香水並不是那種我原生就喜歡的類型,當然我猜沒有一種味道是人類天生就喜歡或討厭的?就像我們成人應該都覺得大便很臭,但許多小baby卻會抓著自己的便便往嘴裡塞,如果他們能說出自己的想法,答案也會是臭的嗎?我在想,香與臭是不是都是人在成長中不斷經歷、被引導和自己的喜好⋯等種種碰撞出的結果?長大後我們的嗅覺認知才成型。很可惜我並沒有在大自然的環境中長大,從小到大一直都是住在市區的公寓,對於野生的花香或植物的概念真的挺少的,頂多就是談戀愛時收過玫瑰花、親人過世時聞過滿室的菊花與百合、路邊買的玉蘭花、去戶外郊遊的樹林味道⋯等這些都市化的大自然香味,於是茉莉、晚香玉和梔子花這類香味都是在我認識香水後才學習到的,不像玫瑰、水果和綠葉,光聽名字我就能想像到它們的氣味。

自從漸漸接觸到來自不同背景的香友後,我發現其實喜愛白花、甚至把白花當作本命香的人還滿多,有些人還能分辨出這些香水與自然界的花香有多相似,這份能力我倒是沒有,於是我花了更多時間去聞白花類的香水,雖然後來發現我會暈白花,不過已經隨著時間漸漸地熟悉了這些香味,也逐漸對它那時而冰清玉潔、優雅纖細,時而自信大方、嬌豔懾人的雙重特性著迷。儘管真實大自然界的這些白花香對我來說還是很模糊的,但白花類的香水反而成了我對白花的嗅覺記憶,想想也真奇妙。最近把收藏已久的Van Cleef & Arpels這盒試香組拿出來才發現,剩下還沒試的三個試香管居然都是白花,可見我玩香水初期對白花真的比較沒興趣,常常視而不見的略過,這幾天認真的試了幾次這幾款白花,由於Lys Carmin已停產,我就不多介紹了,我想聊的是還在市場上販售的兩款:一個是以梔子花為主角的Gardenia Petale,另一款則是以茉莉與橙花為主的California Reverie,兩個各自表現出白花的不同面貌,我集結寫在同一篇文章當作VCA的白花特輯,也剛好可以聊一下它們的不同。

點此閱讀全文

解放橘郡 Etat Libre d’Orange 茉莉香菸 Jasmin et Cigarette EdP

【今日的香水之旅】

解放橘郡 Etat Libre d’Orange 茉莉香菸 Jasmin et Cigarette EdP

【調香師】

Antoine Maisondieu

【香調】

茉莉菸葉杏桃乾草、麝香、雪松、孜然、零陵香豆、琥珀

【介紹】

復古的好萊塢是絢麗且充滿誘惑力的,想像奧黛麗·赫本(Audrey Hepburn)、葛麗泰·嘉寶(Greta Garbo)和瑪琳·黛德麗(Marlene" Dietrich),黑白影視裡的經典美人們吸著她們的精緻長煙,而美麗的茉莉花香是對她們的歌頌。

點此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