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ribe Perfumes-Flower of the Field、Lost Lotus、White Out

去年在Instagram上亂晃時看到Lost Tribe Perfumes這個新品牌,當時他們的Flower of the Field剛推出,香調表看起來實在太吸引人了,於是我就買了一個sample,聞完好喜歡,正想去買大瓶時發現已經完售,之後又買了Lost Lotus的sample,White Out則是買Past & Present正裝時送的,也是品牌今年的新作品。我這篇文章就來聊一下聞完這三款香水的心得。

我本身雖然不是沉香油或沉香木的專業玩家,但對沉香基底的香水還是非常感興趣的,龍涎香、動物性麝香、檀香⋯等東方香料更是日漸喜愛。最近主打沉香的香氛品牌越來越多,我好奇問了調香師Mathew Schmuelian是否也是想走這個類型?他說,的確目前他推出的每款香水裡都有沉香,也使用了龍涎香、動物性麝香、檀香⋯等這類東方香料,但他調香的重點並非在沉香,而是著重在將不同的香料調和到一個完美的比例,呈現出乾淨且優美的香味。而這也是我很喜歡這個品牌的原因,對於我來說,香水最重要的還是得聞起來爽心悅目,Lost Tribe Perfumes的香水擁有大自然的野生氣息,但同時又是平易近人的天然香氛。

點此閱讀全文

Lost Tribe Perfumes Past & Present

【今日的香水之旅】

Lost Tribe Perfumes Past & Present

【調香師】

Mathew Schmuelian

【香調】

前調:保加利亞玫瑰(來自卡布斯君王的收藏)、土耳其玫瑰油、白龍涎香

中調:玫瑰淨油(百葉和保加利亞)

基礎調:乾和濕麝香(來自卡布斯君王的收藏)、柬埔寨沉香油(來自Jinkoh Store)、印尼檀香根

【介紹】

前阿曼蘇丹的君主Sultan Qaboos是位著名的香氛收藏家,他不僅擁有私人的蒸餾廠,也收集來自世界各地的珍貴精油,在他過世之後,皇室便把他的收藏逐一售出。調香師Mathew Schmuelian很幸運地收集到Sultan Qaboos的玫瑰油和麝香,它們都被仔細保存了30年以上,再以新鮮的玫瑰油、來自Jinkoh Store的柬埔寨沉香、檀香、龍涎香⋯等調和,就如這香水的名字,新與舊的碰撞,激盪出令人怦然心動的香氣。

點此閱讀全文

Azman-Two Minutes After The Kiss 和 Killer Vavoom

會發現Azman這個杜拜品牌完全是個意外,包裝設計挺抓人眼球,我在IG上亂刷時看到馬上就被它給吸引,於是就在Luckyscent上買samples來試試。感覺最近阿拉伯香氛的名氣越來越大,市場越來越蓬勃,新進的品牌也如雨後春筍般不斷冒出,這表現出整個世界對於來自不同地方的香味有更大的接受度,也創造出我們更寬容與客觀的感官審美,這挺好的。

Azman的創始人為Husen Baba,成長於印度的他,後來在杜拜成為知名複合式廣告公司的藝術總監,縱橫商場的他也擁有不凡的時尚品味,對於香氛更是特別熱衷,最後更決定成立自己的品牌,以全新的態度來重現以沉香為基礎的香水,以帶來給人奇異情感的現代獨特香氛。他與得獎的知名調香師合作,使用來自世界各地的稀有香料,重視香水的實穿性,創造出具有法式精工的沉香香水。

點此閱讀全文

Clive Christian-1872、No. 1 女士 Feminine

時常在百貨公司的網站上看到Clive Christian這個香水品牌,對它那驚人的價格印象深刻,忍不住上網買了分裝,想嘗試看看這號稱最奢華香水品牌的香味是如何?在聞香前我先來介紹一下這個牌子。Clive Christian本身是位來自英國的室內設計師,1978年他先創立了同名傢俱品牌,之後才在1999年成立了香氛品牌。其實Clive Christian被稱為最奢華香氛是其來有自的,除了定價昂貴外,它也有些歷史價值,1999年Clive Christian先是買下了有一百多年歷史的香水品牌The Crown Perfumery,取得其皇冠標誌的使用權,也同時承襲了貴族血統,這皇冠標誌在一百多年前並非人人都可以使用,當時是維多利亞女皇所授予,以表彰其優秀的品質與為皇室提供香水的認證。Clive Christian大手筆買下這個皇家品牌,其實也等於幫助這個已近乎消聲匿跡的歷史重現當世,在2012年被頒獲大英帝國勳章Order of the British Empire,以讚揚其對英國貿易與設計領域的貢獻。

點此閱讀全文

希爵夫 Xerjoff-女士 Elle、黑桃皇后 Pikovaya Dama

今年冬天異常的寒冷,紐約在零下的氣溫已經不知多久了,卻居然還沒下雪(地板有結一些霜,但還沒真正的下雪),算是滿幸運還能出門吃飯過節或和朋友見面,想在年底的這個時刻祝福所有來我blog玩的朋友新的一年事事順心、平安快樂!

今天要來聊兩隻Xerjoff家的香水,會把這兩隻香水放在一起寫的原因是它們聞起來都有點復古感,像是在致敬不同時期所流行的香水,不過比起真正的老香,當然它們有稍微現代感一些,如果不喜歡聞起來老氣,但又想過一下復古癮的人滿適合來試這兩隻香水。感興趣的朋友就請繼續閱讀下去吧!

點此閱讀全文

阿奎斯 Arquiste Parfumeur -建築師俱樂部 The Architects Club、錯亂 Misfit

來自美國的香氛品牌Arquiste是由墨西哥裔建築師Carlos Huber所創立,從小就熱愛歷史與建築的他擁有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遺產保護(Historic Preservation)碩士學位。幾次意外的相見,他與在Givaudan工作的調香師Rodrigo Flores-Roux和Yann Vasnier成為朋友,之後甚至跟著Rodrigo Flores-Roux學習香水,在學習過程中,他開始熱衷於香水的歷史,並有了靈感將香氛結合歷史、藝術與建築,並帶有特殊的故事性,這個與眾不同的想法獲得調香師朋友們的青睞,將他引薦給Givaudan,於是他成立了Arquiste,並成為Givaudan第一個合作的小眾品牌。他的香水數次得到國際獎項,像是今天要聊的Misfit在2021年贏得了年度獨立香水獎,另一款香水Peau則在今年得到獨立獎項的決選。

點此閱讀全文

Maison Violet 三款試香心得-出塵 Un Air d’Apogée、塔纳格拉 Tanagra、曙光 Sketch

Maison Violet的原名是Violet Paris,或者就叫Violet,它是法國非常古老的香水品牌,創立於1827年,比Guerlain嬌蘭還早一年出生,很可惜在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之後,歐洲全面性的經濟蕭條之下,於1955年停止了營業。數十年後,三位在法國香水學院l’École Supérieure du Parfum學習的好友-Victorien Sirot、Paul Richardot和Anthony Toulemonde,在一次做研究搜尋時發現了Violet,本來就都有創業夢想的三人立刻被其豐富的歷史背景與內藏的香氛秘密所吸引,合力買下了品牌的經營權,他們發揮所學的專業技能,並找來知名的調香師Nathalie Lorson一起合作,2017年重新復甦了這個傳奇品牌。

Maison Violet最初發表的五款香水是Violet從前出版過的香水的復刻版,等於是對品牌本身的致敬,我在Indigo Perfumery上買了其中三款的試香管來試,企圖一窺當年的風采,就算只是捕捉到冰山一角也挺滿足,經過幾日聞香,將心得集結成這篇文章,希望大家喜歡。

點此閱讀全文

艾瑞斯香氛Eris Parfums 試香心得-Night Flower、Ma Bete

希臘神話中的女神Eris(厄莉絲),代表著紛爭與製造分歧,艾瑞斯香氛Eris Parfums就是以她作為品牌的靈感,因為這品牌的香水走的是顛覆傳統、暗黑、獨一無二的風格。品牌創始人Barbara Herman是位越南裔美國人,畢業於著名的加利福尼亞大學柏克萊分校,專業為修辭學,也是位作家兼部落客,她著名的部落格Yesterday’s Perfume雖然在她成立Eris Parfums之後就沒再更新了,但至今仍然是許多香水愛好者經常光顧的地方,而我也是其中之一。Barbara Herman找來了同樣也熱愛新銳風格的的獨立調香師Antoine Lie來為自己的品牌調香,我出於好奇,同時也抱著支持的心態,決定到Luckyscent上買幾個Eris Parfums的試香管來試試,看看這位香水部落客前輩的喜好是什麼,也很期待能聞到不同凡響的香味。

點此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