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克雅寶 Van Cleef & Arpels 梔子花瓣 Gardenia Petale/加州夢境 California Reverie

白花類的香水並不是那種我原生就喜歡的類型,當然我猜沒有一種味道是人類天生就喜歡或討厭的?就像我們成人應該都覺得大便很臭,但許多小baby卻會抓著自己的便便往嘴裡塞,如果他們能說出自己的想法,答案也會是臭的嗎?我在想,香與臭是不是都是人在成長中不斷經歷、被引導和自己的喜好⋯等種種碰撞出的結果?長大後我們的嗅覺認知才成型。很可惜我並沒有在大自然的環境中長大,從小到大一直都是住在市區的公寓,對於野生的花香或植物的概念真的挺少的,頂多就是談戀愛時收過玫瑰花、親人過世時聞過滿室的菊花與百合、路邊買的玉蘭花、去戶外郊遊的樹林味道⋯等這些都市化的大自然香味,於是茉莉、晚香玉和梔子花這類香味都是在我認識香水後才學習到的,不像玫瑰、水果和綠葉,光聽名字我就能想像到它們的氣味。

自從漸漸接觸到來自不同背景的香友後,我發現其實喜愛白花、甚至把白花當作本命香的人還滿多,有些人還能分辨出這些香水與自然界的花香有多相似,這份能力我倒是沒有,於是我花了更多時間去聞白花類的香水,雖然後來發現我會暈白花,不過已經隨著時間漸漸地熟悉了這些香味,也逐漸對它那時而冰清玉潔、優雅纖細,時而自信大方、嬌豔懾人的雙重特性著迷。儘管真實大自然界的這些白花香對我來說還是很模糊的,但白花類的香水反而成了我對白花的嗅覺記憶,想想也真奇妙。最近把收藏已久的Van Cleef & Arpels這盒試香組拿出來才發現,剩下還沒試的三個試香管居然都是白花,可見我玩香水初期對白花真的比較沒興趣,常常視而不見的略過,這幾天認真的試了幾次這幾款白花,由於Lys Carmin已停產,我就不多介紹了,我想聊的是還在市場上販售的兩款:一個是以梔子花為主角的Gardenia Petale,另一款則是以茉莉與橙花為主的California Reverie,兩個各自表現出白花的不同面貌,我集結寫在同一篇文章當作VCA的白花特輯,也剛好可以聊一下它們的不同。

點此閱讀全文

蘆丹氏 Serge Lutens 深淵書簡/幽暗深淵 De Profundis EdP

【今日的香水之旅】

蘆丹氏 Serge Lutens 深淵書簡/幽暗深淵 De Profundis EdP

【調香師】

Christopher Sheldrake

【香調】

菊花綠葉紫羅蘭、土壤、李子樹、焚香

【介紹】

「當死亡潛入我們之中,它的氣息飄動穿過哀悼的黑色縐綢,輕捏著葬禮花圈和十字架,在劍蘭、菊花和大麗花中泛起漣漪。假如它們出現在聖地或加拉帕戈斯群島的花環上,或者出現在一年一度的尼斯嘉年華的花車上,那就更好了!如果靈車運載著死者到法國的最後安息之地,四周圍繞著豐盛的裝飾,並帶領著祭壇男孩、牧師、殯儀員、教士和掘墓人到某個慶祝活動,那裡他們可否歡喜的縱容罪惡呢?直到此時才是神聖的。 在法語裡,美麗、戰爭、宗教、恐懼、生與死這些詞都是女性化的,而挑戰、戰鬥、藝術、愛、勇氣、自殺和眩暈則屬於男性。由此可知,死亡是位女性,她的缺席強加了一種奇怪的寡婦狀態。然而,沒有犯罪,美就無法實現。菊花是這些字行間的唯一謊言。將永存的墓地轉為有生命的——就像我們所熟悉的這些鬼魂——菊花邀請死亡離開墓地並為我們提供它的花朵。De profundis clamavi(出自法國詩人夏爾·皮耶·波特萊爾的詩集《惡之華》)」 

點此閱讀全文

解放橘郡 Etat Libre d’Orange 像你的人/像你這樣的人 You Or Someone Like You EdP

【今日的香水之旅】

解放橘郡 Etat Libre d’Orange 像你的人/像你這樣的人 You Or Someone Like You EdP

【調香師】

Caroline Sabas

【香調】

前調:香檸檬醋栗葉綠葉、檸檬、番茄葉

中心調:茉莉、薄荷、希蒂鶯(Hedione)

基礎調:降龍涎香醚、雪松、麝香

【介紹】

以美國作家Chandler Burr的小說<You Or Someone Like You>為靈感而創作的香水。這是一個親和的香味:既不怪異也不奇特。它是一個以不退流行的香料所組成的現代化創造。

它體現洛杉磯的女性-就像Anne Rosenbaum(小說裡的女主角):冷酷、清脆;曾經是異鄉人,現在卻是原住民;常出現在好萊塢的電影世界但卻又因為這唯物主義工業而難以接近。Anne在文學之中找到舒適圈,還有她家裡那能瞭望洛杉磯市中心的花園。

這個香味代表了她,也如同我們所做的一卻決定代表著我們,它可以是很具體的,將像是美麗的玫瑰與樹葉,但它也可以很抽象,就像法國前衛的鋼琴家兼作曲家艾瑞克·薩提(Erik Satie),他那像謎般的作曲,是如此神秘且難以闡述說明。這香水是新鮮且吸引人的,它激活了人的感官,誰穿上它都能感覺舒暢。

點此閱讀全文

Maison Margiela Replica 花卉市場 /花市 Flower Market EdT

【今日的香水之旅】

Maison Margiela Replica 花卉市場 /花市 Flower Market EdT

【調香師】

Jacques CavallierMarie Salamagne

【香調】

前調:綠葉小蒼蘭、茉莉

中心調:茉莉晚香玉、玫瑰

基礎調:水蜜桃、雪松、橡木苔

【介紹】

Flower Market激起人們的記憶,愉悅地遊走在充滿著盛開花束的市集,找回漫步時得到新鮮的感官。

Flower Market是一個真實的花香,由細緻的香調組成,裡頭有小蒼蘭、茉莉、玫瑰與晚香玉,豐富的花香也有透明的香氣。一個愉悅春風賦予和平的氣氛。

點此閱讀全文

香奈兒 Chanel 珍藏系列 Les Exclusifs de Chanel 法式別墅 La Pausa EdP

【今日的香水之旅】

香奈兒 Chanel 珍藏系列 Les Exclusifs de Chanel 法式別墅 La Pausa EdP

【調香師】

Jacques Polge

【香調】

香調:鳶尾花木質調、脂粉綠葉

【介紹】

在Roquebrune村落蔚藍澄澈的天空之下,矗立著香奈兒女士的別墅,地中海的潺潺水波川流而過,薰衣草浪漫地包圍著屋子。欣賞大地、空氣與海洋的湛藍。盡情探尋珍貴鳶尾花的細膩與粉香特質,刻劃光之印象。

法式別墅香水展現稀有鳶尾花細膩與粉香的特質,伴隨粉紅胡椒與香根草,一同刻劃光之印象。

1928年香奈兒女士一手打造這間位於Roquebrune,可遠眺地中海靜謐蔚藍水面的別墅。宅邸由香奈兒女士親手設計與裝飾,四處可見奧巴辛修道院建築風格的影子,也是她兒時生活在孤兒院的回憶。她將此別墅命名為 La Pausa,並不時與友人一同至此度假。

點此閱讀全文

雅芮 Aerin 陽光睡蓮 Waterlily Sun EdP

因為沒聞過睡蓮,對它也完全沒概念,所以上網查了一下資訊和各大香料公司,一個有趣的發現是睡蓮(Water Lily)和蓮花(Lotus)並不一樣,它們算是超遠親,繼不同屬也不同科,只是剛好長得有點像,加上有一樣是生長在水上,所以普遍被誤認為同一種花。

自然界裡的睡蓮(Water Lily)和蓮花(Lotus)一樣都有水生植物的香氣,具有明顯的透明度與水質感,且帶著清新優雅的花香,我在有些英文網站裡頭讀到,睡蓮(Water Lily)是無法取出製成香精的,市面上的香水裡如有這個香調應該都是人工合成出來的,我只找到一種叫做Blue Water Lily的香精,但它同時也叫做Blue Lotus,所以到底是睡蓮還是蓮花也是個問號?反觀蓮花(Lotus)則是可以製成香精的,我在許多知名香料廠的網站都有查到Lotus Absolute,知名香水作家/部落客Victoria Frolova在她的網站Bois de Jasmin有一篇極其動人的介紹,有興趣的人可以點此連結去看看,她解釋到Lotus的香精有透明、清脆甚至有一點點尖銳的綠葉香,然後輕薄的花香連帶而出,其中的水感明確,甚至能讓人聯想到水流與瀑布。看完介紹讓我也想去找瓶Lotus Absolute來品嚐一下。而今天要穿的這個陽光睡蓮Waterlily Sun就滿有她所形容的氣氛,有興趣的朋友就請繼續看下去吧!

【今日的香水之旅】

雅芮 Aerin 陽光睡蓮 Waterlily Sun EdP

點此閱讀全文

Parfums Dusita 伊拉旺/四面佛 Erawan EdP

這是我第一次對乾草香調有好感,難怪Erawan會贏得FIFI Awards,真的特殊好聞!

我特別上網看了一下關於乾草(Hay)這個香調,我以前都還以為這個香調是人工調出來的或以其他自然植物香調融合出來,沒想到真的有乾草萃取Hay Absolute這東西,其大多是由禾本科植物(Poaceae)的枝葉來萃取,其中以高山茅香(Hierochloe alpina)最為常被使用,而這乾草萃取會有一個柔和卻又豐富的植物香,和香豆素相似但又更有草本感,其中帶有木質與豐富的甜茶香,也會稍有菸葉或苔味,它非常適合拿來混合於薰衣草、馥奇(Fougère)調、西普調和古龍水裡。

這個感覺非常man的香調,在Erawan裡卻意外卻意外的中性且柔美,有興趣的香友們快跟我一起繼續聞香吧!

【今日的香水之旅】

Parfums Dusita 伊拉旺/四面佛Erawan EdP

點此閱讀全文

FZOTIC by Bruno Fazzolari 蒙塞拉特 Monserrat EdP

蒙塞拉特橘(Monserrat Orange)是油畫顏料裡的一個顏色名,這個顏色是有點神秘感、有點蒼白的杏桃色,知道這名字後再來看香調就能更了解這個香調的靈感了。蒙塞拉特 Monserrat這個香水是Bruno Fazzolari為了自己在洛杉磯的Jancar Jones Gallery展覽所創,當初在展覽時,這個香水作品並沒有名字,他只在標示上塗抹了一個顏料,而這個顏料就是蒙塞拉特橘(Monserrat Orange),之後也就以此而名。我覺得這樣一個以顏色來調香的設計,很大膽也很創新,令人驚訝的是,香味也很好聞,算是真的把香水的藝術層次又提高了一些,這個香水品牌值得被更重視啊!

【今日的香水之旅】

Bruno Fazzolari 蒙塞拉特 Monserrat EdP

點此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