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參加紐約的香水展覽會Scentxplore

我以前會看Youtuber的介紹來找香水,現在已經不太看了,但還是會follow他們的Instagram,看他們最近都在玩什麼香水。前陣子看到Max Forti在他的Instagram上推廣Scentxplore這個展覽活動,一看到地點在紐約,我馬上問老公要不要陪我去,雖然他平常不玩香水,但去參加逛街形式的活動倒還挺樂意,於是就我們就排了假期去參加。活動的前一天我才到官網仔細研究了一下,發現還滿多品牌來參加的!比較有名的有像是AmouageXerjoffMasque MilanoParfums de Marly⋯等,也有滿多知名調香師前來,例如Cécile Zarokian、Rodrigo Flores-Roux(Givaudan)、Mackenzie Reilly(IFF)、Alexis Grugeon(Firmenich)⋯等,感覺還挺熱鬧,於是滿心期待去參加。

點此閱讀全文

紐約最老的小眾香水店Aedes Perfumery

「小眾」這個詞是來自英文的「niche」,niche本為法文的動詞,意思為築巢(to make a nest),後來英文就取之用來形容適合某人或某事物的特定位置或環境,find your niche這個句話就常用在社會新鮮人之間,也就是在新環境或新公司中找到自己的特點與最合適的位置,這能成功讓你往未來的目標或成就前進。十八世紀歐洲開始了工業化,隨著科技的進步,工業化發展迅速且拓展至全球,到了十九世紀末,全世界充斥著量產產品(mass-produced goods),在二十世紀80年代的美國商學家們提出了小眾市場(A Niche Market)的說法,用以區別被過量生產的主流市場商品,小眾商品與量身訂製品或高檔消費品並不同,它是為有特殊需求人士所製造的商品,其價值可能來自商品的歷史性、功能性、環保訴求、地域性、特定年齡或特定愛好⋯等不同領域。

從德國搬到美國紐約的兩位青年Robert Gerstner和Karl Bradl,在1995年開設Aedes這間香水店時,根本還沒人使用niche這詞,那時的網路也不發達,兩人只單純是為了從德國引進歐洲香水、蠟燭⋯⋯等他們喜愛的物品到紐約,他們在東村地區(West Village)的MAC門市對面發現有間店面正在出租,當時MAC在紐約正火紅,每天門口都排著大批時髦年輕女性等著進去買唇膏,他們心想自己的香氛產品正好有同樣的消費群,於是就租下了店面開始販賣現在所謂的「小眾」香水。

點此閱讀全文

羅莎 Rochas 羅莎女士 Femme Rochas EdT(復古Vintage)

【今天的香水之旅】

羅莎 Rochas 羅莎女士 Femme Rochas EdT(復古Vintage)

【調香師】

Edmond Roudnitska

【香調】

前調:李子桃子肉桂、杏桃、巴西玫瑰木、香檸檬、檸檬

中心調:丁香康乃馨、依蘭依蘭、迷迭香、玫瑰、鳶尾花、茉莉、孜然

基礎調:橡木苔、皮革、安息香、琥珀、廣藿香、麝香、香草

【介紹】

Marcel Rochas在1948年創造了這款香水以獻給自己的太太Hélène,也是這位偉大服裝設計師對女性崇高氣質的致敬,標誌性的雙耳型瓶身就像是Marcel Rochas在其設計的高級訂製服下所展現的女性曲線,而此款香水在上市後也風靡一時,後來成為香水史上的一個經典。


「一個人必須在看到一位女子之前先聞到她的香味。」Marcel Rochas在創造香水時麽說的。他創造香水是為了令他所迷戀的女子,Femme Rochas展現出他的雕塑風格與極度感性的設計。這是一位訂製服裝設計師的宣言,代表著至高無上的女主角擁有他無止境的愛。

點此閱讀全文

Violet 琥珀皇室 Ambre Royal(復古Vintage)

上次簡短地介紹了Violet這品牌,但其實它悠久的歷史實在值得再更深入了解,我今天藉由這篇Ambre Royal復古香文再來詳細介紹一下吧!來自巴黎的Violet正式成立於1823年,但維基百科表示估計在1820年就已經有Violet這間工廠,一開始是進口法國南部城市馬賽的香皂,自己包裝成禮盒再出售給店家。另也有一說,在1810年有一個小有名氣的品牌A la Reine des Abeilles就是Violet的前身,其生產的第一款香水以皇后約瑟芬Josephine為名,並以蜂后為logo,這個蜂后之後也成為Violet的象徵標誌。

不管如何,可以確定的是Violet開始自行生產香皂之後生意便蒸蒸日上,1833年更在羅浮宮旁開設了店面,以自己添加獨特香精的香皂加上精美的包裝,在巴黎賣得紅紅火火,很快的也成為全國知名的品牌。1849年,M. Allard和Louis Claye接手了Violet。1851年,Violet因自己研發的花香肥皂和油性肥皂而在倫敦展覽會上奪得銅牌。他們獨創的香皂不僅申請了專利,還成為法國皇后歐珍妮與西班牙女皇伊莎貝拉二世的正式供應商。

點此閱讀全文

推薦兩本有關香水的書

最近紐約陰雨不斷,正是窩在家看書的好天氣,剛好Readmoo有十週年的讀書挑戰活動,所以我就把之前買了卻一直還沒看的《香氣採集者》拿出來,沒想到一看就停不下來,真是本好書!於是想上來介紹一下,順便也來推薦另一本我很早之前就看完,同樣也很喜愛的《調香手冊》。雖然這兩本書都和香水有關,但內容很不一樣,一本是講很遙遠、很難以接觸的領域,另一本則是講很生活化、平日就可以自己嘗試的東西,從文字間可感受到兩位作者對他們所做的事都充滿熱情,他們的熱情很赤裸也很真切的,這種精神讓我在看書的同時也會被感染,在吸收知識的同時心靈也很享受。

點此閱讀全文

艾瑞斯香氛Eris Parfums 試香心得-Night Flower、Ma Bete

希臘神話中的女神Eris(厄莉絲),代表著紛爭與製造分歧,艾瑞斯香氛Eris Parfums就是以她作為品牌的靈感,因為這品牌的香水走的是顛覆傳統、暗黑、獨一無二的風格。品牌創始人Barbara Herman是位越南裔美國人,畢業於著名的加利福尼亞大學柏克萊分校,專業為修辭學,也是位作家兼部落客,她著名的部落格Yesterday’s Perfume雖然在她成立Eris Parfums之後就沒再更新了,但至今仍然是許多香水愛好者經常光顧的地方,而我也是其中之一。Barbara Herman找來了同樣也熱愛新銳風格的的獨立調香師Antoine Lie來為自己的品牌調香,我出於好奇,同時也抱著支持的心態,決定到Luckyscent上買幾個Eris Parfums的試香管來試試,看看這位香水部落客前輩的喜好是什麼,也很期待能聞到不同凡響的香味。

點此閱讀全文

Bortnikoff 試香心得(一)Vetiver Nocturne Absolu、Zemfira

喜歡沉香的人一定都聽說過Feel OudFeel Oud是Russian Adams和Dmitry Bortnikov於2013年所共同成立,兩位熱愛沉香的俄羅斯人在泰國相遇,相互扶持與成長並成為煉香職人,他們決定將這來自東方的香料介紹給西方國度,一起努力經營Feel Oud,販售自己蒸餾的沉香油和檀香油,除了他們的推動之外,正好香氛市場逐漸國際化,東西文化的交流下,沉香逐漸在國際市場受到重視,他們倆的知名度也水漲船高,之後還各自創立了自己的品牌,Russian Adams成立了Areej Le Doré,而Dmitry Bortnikov則以自己的名字為名推出了Bortnikoff。

Dmitry Bortnikov本身是位建築師,因為熱愛沉香和檀香,自己開始嘗試更種方式的蒸餾法與煉香術,我曾在一個他與Ensar Oud的對談影片裡聽到他說自己為了取得蓮花與荷花而親自下去池裡和河裡採花,辛苦採集卻發現這些花無法蒸餾出精油,從這聊天內容可見他對香氛的熱情與執著。Dmitry Bortnikov在2018年成立Bortnikoff,他的香水有高達95%~100%的天然香料,當然基底多為使用檀香與沉香,我本身對這兩個香調也滿感興趣,於是在Luckyscent買了四款試香管,這次會分成兩篇文章來聊聊試香的心得,總體的聞香心得會寫在第二篇的最後面,有興趣的朋友就請繼續看下去。

點此閱讀全文

Aged Essential Oil-70歲檀香油、15歲和7歲的廣藿香、8歲的海狸香

最近有點倦怠感,主要是沒聞到什麼讓我有靈感的香水,雖然有試到一些香水覺得似乎可以寫寫,但心有餘而力不足,常常寫了一小段就再也想不出什麼有意義的東西,draft累積的越來越多,可惜沒一篇能完成,畢竟我不是文字想像力特別豐富的人,得有實際、確切的感受來描繪才能寫作。前幾個月意外地在網路上發現Essential Oil Apothecary這個天然精油供應商,他們也在Etsy上販賣精油,評價非常高,特殊的地方是,他們有賣一些陳年的精油,尤其有款1952年保存至今的檀香油,讓我實在太好奇了,原本覺得價格不斐而沒下手,但在沒創作力的這些日子想起它,讓我有莫名的渴望,鼻子很想要聞到新鮮有趣的東西,於是決定買點來聞聞看,也順便買了不同年份的廣藿香和海狸香來試試,這篇文章為我地聞香紀錄。

點此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