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里斯蒙地卡羅 Perris Monte Carlo 桂花香精 Absolue d’Osmanthe Extrait 

【今日的香水之旅】

沛里斯蒙地卡羅 Perris Monte Carlo 桂花香精 Absolue d’Osmanthe Extrait

【香調】

桂花、勞丹脂、妥魯香脂、檀香、香草、茉莉

【介紹】

在桂林的夏季採收,Absolue d’Osmanthe將這個有數百年歷史的精華做出現代感的呈現。這些花開在十月和十一月之間,它的夢幻香氣佈滿整個山谷,過去的兩千年裡,這個花香,聞起來就像是個杏桃並使許多人為其陶醉,而最佳品種的桂花精華也是出名的脆弱。它的深紅果實有著如同橄欖的汁液(也被稱為橄欖香)。

點此閱讀全文

聖羅蘭 Yves Saint Laurent 鴉片 Opium Parfum(復古Vintage)

【今日的香水之旅】

聖羅蘭 Yves Saint Laurent 鴉片 Opium Parfum

【調香師】

Jean AmicJean-Louis Sieuzac

【香調】

前調:丁香、橘子、胡椒、李子、茉莉、西印度月桂葉、芫荽、柑橘、香檸檬

中心調:康乃馨肉桂、玫瑰、檀香、廣藿香、鳶尾根、鈴蘭、水蜜桃

基礎調:沒藥焚香香草妥魯香脂、琥珀、海狸香、紅沒藥、勞丹脂、檀香、安息香、雪松、麝香、香根草、椰子

【介紹】

1977年發行的鴉片香精是個至高無上的東方調香水,由調香師Jean Amic和Jean-Louis Sieuzac所創作。這個具有爭議性的名字在當時一推出就造成不小的討論度,由於鴉片的東進,成了中國史上的一大悲劇,所以當Yves Saint Laurent推出一個以鴉片為名的香水時,造成許多中國人的反感,華裔美國人們群起抗議並要求Yves Saint Laurent更改名字並道歉,此事雖不了了之,但也因為這個爭議事件而為Opium帶來了不少知名度。撇開爭議問題,不能否認的是,Opium這個擁有華貴氣質和辛辣脂稠的香味,就宛如鴉片一般迷惑了許多人心,這只香水也成了史上最熱賣的香水之一,直至今日都還是品牌的熱賣商品。

點此閱讀全文

MDCI Parfums 西普大帝 Chypre Palatin EdP

【今日的香水之旅】

MDCI Parfums 西普大帝 Chypre Palatin EdP

【調香師】

Bertrand Duchaufour

【香調】

前調:風信子、橘子、柑橘、白松香、百里香、薰衣草、醛香

中心調:玫瑰、茉莉、鳶尾花、李子、栀子花

基礎調:安息香、安息香屬、海狸香、皮革、妥魯香脂、香草、橡木苔

【介紹】

豐饒的、奢華的、帝國感的:Chypre Palatin堪與錦緞媲美,甚至是拿來給沙皇訂製的珍貴貂毛皮。適合每天穿搭,高級、溫暖、珍貴,但也簡單且抽象。擁有著不凡的優雅。

點此閱讀全文

帝國之香 Parfum d’Empire 土耳其皮革 Cuir Ottoman EdP

既然今天的主角是皮革調,再加上不久前我才買了Memo Paris的試香盒,應該過陣子開始會有較多皮革調出現在我的文章裡,所以打算先在前言這地方簡單介紹一下皮革香調。

我們人對於皮革的香味有一個既定的印象,但其實我們所認知的皮革味道並非就是活生生的動物皮的味道,而是生皮經過鞣製的過程後產生的氣味,這個鞣製過程既可以防止未來皮革腐化,也可以讓皮革變得柔軟,從古代留傳至今日一直在使用的鞣製方法就是將皮革長期浸泡在樹皮、樹枝、樹葉、水果⋯等植物之中,當然近代有研發出以化學藥劑或油類來鞣製,但浸泡於植物的方式在手作皮革還是經常使用,我們由此可知皮革香調其實是可以用木質、植物加上動物性香調來複製。

文藝復新時期,皮革已和香水產業結合,當時皮革製品在歐洲皇室貴族之間盛行,穿戴皮革手套是地位的象徵,尤其是在鞣製過程中加入香精的皮革手套,不同國家與年代有各自不同的流行,有時流行動物麝香更濃郁些,有時流行果香,有時則是花香。而最早調製皮革香調的是希臘,當時希臘的調香師會將鞣製後的皮革碎片和樺樹皮浸泡在一起,萃取出的樹皮精華拿來當作皮革香調使用。之後其他調香師發現將樹皮與菸草結合也能創造出皮革香調,其後演變到更多組合,例如樹皮加上菸草或動物性麝香也可以仿製出皮革的味道,而近代最常用來做為皮革香調的其中一個原料就是樺樹焦油(birch tar oil)。

不知道香友們喜歡皮革香嗎?我以前是不太喜歡,但最近好像漸漸比較能接受,不過今天要聊的土耳其皮革Cuir Ottoman讓我的嗅覺又再次震撼了,有興趣的話請接著繼續看下去吧!

【今日的香水之旅】

帝國之香 Parfum d’Empire 土耳其皮革 Cuir Ottoman EdP

點此閱讀全文

臆想作家 Imaginary Authors O, Unknown! EdP

再一個禮拜就要聖誕節了!以往這時候應該是最熱鬧也是一年最開心的時候,但今年很不一樣的沒太多過節氣氛,就算紐約洛克斐勒中心Rockefeller Center照慣例擺上巨型聖誕樹,但在於缺少遊客與出門逛街的路人,我那天路過看了一下,反而感覺有點孤寂的氣氛。對我來說,最失望的就是今年無法回台灣過年,但特別準備了禮物和小侄子的紅包要寄過去給家人,期待疫情結束後大家能在相聚,不知道香友們今年的過年和以往有什麼差別呢?台灣沒什麼疫情,相信應該變化不大吧!?今天就來聞這個比較悲傷,以一位行將就木的老人為背景的香味吧。

【今日的香水之旅】

臆想作家 Imaginary Authors O, Unknown! EdP

點此閱讀全文

Francesca Bianchi 天使之塵 Angel’s Dust Extrait de Parfum

剛噴出天使之塵Angel’s Dust的時候,我以為我拿錯了香水,因為前幾天才剛試了歌舞雜劇Burlesque,印象還很深刻,那個低沉慵懶的粉香,兩者幾乎如出一轍,看了看瓶身,沒拿錯啊!?後來等到中調才漸漸找出不同之處,我在文章結尾會有這兩個香水的比較,重點是~我好愛這種香味啊~~~!在我看來,這兩個香味和解放橘郡Putain des Palaces都是同一掛,我打算去搜集一瓶Vivienne Westwood已絕版的Anglomania來比較,據說和Putain des Palaces相似度極高,和我一樣對粉餅盒香調有興趣的人就等等我吧,收到了再來報告到底哪只是我的冠軍。

【今日的香水之旅】

Francesca Bianchi 天使之塵 Angel’s Dust Extrait de Parfum

點此閱讀全文

蘭蔻 Maison Lancome 完美玫瑰/千葉玫瑰 Parfait de Rôses EdP

原本就對香調有醛香的香水比較無感,加上蘭蔻的香水都給常給我比較成熟、正式的感覺,所以本來對千葉玫瑰Parfait de Rôses沒抱太多期待,結果試了幾次居然越試越喜歡,甚至現在有點愛上了這瓶香水(最近有點擔心自己的喜好,好像都會喜歡上一些脂粉味重的⋯⋯)。這兩天穿了幾個很愛的香味,心情大好!

先預告結尾有與幻夜香草蘭花Orchidée Vanille的比較!

【今日的香水之旅】

蘭蔻 Maison Lancome 完美玫瑰/千葉玫瑰 Parfait de Rôses EdP

點此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