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sita 自由 Issara Extrait de Parfum

【今日的香水之旅】

Dusita Issara Extrait de Parfum

【調香師】

Pissara Umavijani

【香調】

前調:松樹鼠尾草、龍涎香

中心調:菸葉零陵香豆、香根草

基礎調:橡木苔、木質、麝香、琥珀

【介紹】

立即讓人感受到強烈的自然和極致的精細,Issara是個無可比擬的馥奇香氛,融合經典的清新香氣與充滿活力的香料,增添了前所未見的滑順感與性格。

點此閱讀全文

Dusita 卡伐蒂娜 Cavatina EdP

【今日的香水之旅】

Parfums Dusita Cavatina EdP

【調香師】

Pissara Umavijani

【香調】

前調:香檸檬、山胡椒苦橙葉鈴蘭、醛香

中心調:茶玫瑰、晚香玉、茉莉、依蘭依蘭

基礎調:黃葵、暹羅紅木(玫瑰木/黃檀木)、香草、香水草

【介紹】

Cavatina是一首關於靈魂的音樂,一段讚頌人類在實施『生活樂趣』的精神中感到同理的聖歌,以我最愛的復古鈴蘭香為出發點,我組成了自己的花香調和,讓它在我那充滿音符的香水裡跳舞。」——Pissara Umavijani

點此閱讀全文

Dusita Melodie de L’Amour Extrait de Parfum

【今日的香水之旅】

Parfums Dusita Melodie de L’Amour Extrait de Parfum

【調香師】

Pissara Umavijani

【香調】

前調:梔子花晚香玉蜂蜜白花香調

中心調:雪松、麝香

基礎調:桃子、金雀花、鈴蘭、茉莉

【介紹】

Melodie de L’Amour是一個以獨特且具有花香的精華所製作而成的情歌-愛的精華!靈感來自於真愛所帶來的幸福感。

一個讓人難忘、有著甜花香的和諧、柔和之中散發著獨特和純粹香味的軟性吸引力。

點此閱讀全文

Dusita 伊拉旺/四面佛 Erawan EdP

這是我第一次對乾草香調有好感,難怪Erawan會贏得FIFI Awards,真的特殊好聞!

我特別上網看了一下關於乾草(Hay)這個香調,我以前都還以為這個香調是人工調出來的或以其他自然植物香調融合出來,沒想到真的有乾草萃取Hay Absolute這東西,其大多是由禾本科植物(Poaceae)的枝葉來萃取,其中以高山茅香(Hierochloe alpina)最為常被使用,而這乾草萃取會有一個柔和卻又豐富的植物香,和香豆素相似但又更有草本感,其中帶有木質與豐富的甜茶香,也會稍有菸葉或苔味,它非常適合拿來混合於薰衣草、馥奇(Fougère)調、西普調和古龍水裡。

這個感覺非常man的香調,在Erawan裡卻意外卻意外的中性且柔美,有興趣的香友們快跟我一起繼續聞香吧!

【今日的香水之旅】

Parfums Dusita 伊拉旺/四面佛Erawan EdP

點此閱讀全文

Parfums Dusita全系列試香盒與品牌介紹

早期香水幾乎是男性主宰的世界,不論調香師、研究員或品牌經營者⋯等大多是男性,直至近代才逐漸有較多女性加入且被重視,2005年Cartier第一次任用女性調香師,再來要到2016年才有Hermes也是第一次任用女性調香師Christine Nagel,很可惜的也就寥寥這數位女性調香師可站上這個大舞台。再來看市面上女性香水的調香師大多是男性,但男性香水卻少見由女性調香師所創,為什麼這麼長久以來男性會主導香水界?而又為什麼至今男盛女衰的情況仍難以改善呢?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許多香水大牌的掌門人都只傳男性,就像我之前提過的Patricia de Nicolai,身為嬌蘭創始人Pierre Guerlain的孫女,甚至是Jean-Paul Guerlain親手調教出來的,但因為嬌蘭家族一直以來都只傳男性,導致Patricia de Nicolai只能自立門戶,再來看像Creed也是七代都只傳男,更別提像明明是女性創始人的品牌Chanel目前也是由Polge父子相傳來掌管香氛部門。我並不是女性主義者,但我覺得我們應該要更對女性調香師有更多敬意,她們在一個男性主導的行業裡得付出更多心血且擁有更多競爭力才能有同等的成就,沒有她們一直以來的努力,說不定到現在女生都還是由男性來決定她們身上能有什麼香味。

今天很開心要來介紹Parfums Dusita這個牌子,不單因為它是個女性調香師所創的小眾品牌,而且調香師兼創始人還是來自亞洲,如此少見的背景讓我對這品牌更好奇了,於是趁著之前官網打折的時候買了一盒試香盒,現在就來聊一下這個牌子吧!

點此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