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凡 Lanvin 琶音/永恆之音 Arpege EdP (復古Vintage)

【今日的香水之旅】

浪凡 Lanvin 琶音/永恆之音 Arpege EdP (復古Vintage)

【調香師】

Andre FrayssePaul Vacher

【香調】

前調:醛香、鈴蘭、桃子、忍冬、橙花油、香檸檬

中心調:茉莉依蘭依蘭、鳶尾花、芫荽、玫瑰、百合、天竺葵、山茶花

基礎調:檀香、琥珀、香根草、麝香、安息香、香草、廣藿香

【介紹】

這篇文章不只是介紹這款90年代的Arpege EdP,並也會與Arpege Extrait的老香做比較。我之前寫過Arpege Extrait老香的心得,如有興趣閱讀請點連結

點此閱讀全文

迪奧 Christian Dior 蒙田沙龍 Gris Dior EdP

【今日的香水之旅】

迪奧 Christian Dior 蒙田沙龍 Gris Dior EdP

【調香師】

Francois Demachy

【香調】

玫瑰橡木苔廣藿香、香檸檬、雪松、琥珀、檀香

【介紹】

「假如迪奧灰(Dior gray)是一個香味?這堅毅的灰色不止是黑色與白色的結合,但也是色彩融合的結果。這豐沛顏色的靈感來自於茉莉與香檸檬融化在潮濕灌木叢的組成。此顏色轉化成一個標誌性的香味。而這充滿活力的氣味是多面向且不做作的優雅。」——François Demachy, Dior Perfumer-Creator

點此閱讀全文

Chris Collins-路易波士茶 African Rooibos、看看我的心 Vide Cor Meum

模特兒自創香水品牌並不稀有,但黑人模特兒的香水品牌就真的少見。原本準備進入醫學院就讀的Chris Collins,卻意外地被挖掘成為Ralph Lauren的專屬模特兒,並為品牌代言了近二十年。熱愛香水的他,在一次與Kilian Hennessy合作訂製香水之後,讓Chris Collins有了自創品牌的想法,他到法國香水之城Grasse旅遊,收集資訊之後,找到法國製香廠Argeville為其製作香水,創作的靈感來自美籍黑人表演者、詩人與作家,有像是 Josephine Baker, Langston Hughes和James Baldwin⋯等,他的成長經驗與環境也是靈感來源之一,在2017年推出作品之後便得到許多媒體的注意,之後更被Bergdorf Goodman和Neiman Marcus⋯等高級百貨公司相中成為旗下的銷售品牌。

我某天在百貨公司亂逛香水時,意外看到Chris Collins這個品牌,上網一查,被他為POLO拍的帥氣時裝照給吸引,於是就到Scentsplit上買了兩款分裝,穿了幾次以後居然還滿喜歡,決定寫一篇試香文,有興趣的香友們就請繼續看下去吧!

點此閱讀全文

Pomare’s Stolen Perfume 的 Rasa和試香組

Pomare’s Stolen的香水Rasa在2020年時得到了The Art & Olfaction Awards的手作香水獎項(the Aftel Award for Handmade Perfume),所以我一直還滿好奇這個獨立品牌,先問了北美聊天群的香友們,好幾位都說不推薦,但我後來看了許多網路影片和評論,大多都讚美到一個不行,於是忍不住在打折時盲買了Rasa和一組試香。一收到興奮地馬上使用Rasa,結果被嚇到,穿了一次就收起來,等過了好幾個月之後才又拿出來把整組輪著試完,其實有越聞越習慣,但這牌子的香水真的不容易讓人一聞傾心,感覺是要慢慢培養出感情的那種!在聊我的聞香心得前,先讓我來簡短介紹一下這個品牌吧!

Pomare’s Stolen的創始人兼調香師是Rachel Binder,她的母親來自大溪地(Tahiti),小時候母親告訴她一個故事:大溪地的最後一任皇后是Pomare IV,法國在當時侵入大溪地,企圖奪走這個島嶼國,於是故意在暴風雨前將Pomare IV和她的情人送上一艘已被破壞的船,讓她在海難中喪命以控制她的酒鬼兒子來掌控大溪地。當然這個故事大機率只是個傳說,未必真實,但卻在Rachel Binder心中留下深刻印象,於是她便將她的香水品牌取名為Pomare’s Stolen,以此歌頌大溪地這片充滿自然生物與香氛的土地。Rachel Binder本身是位專業的品酒師,不只熱愛品酒,也同樣愛品香,她曾在被譽為美國天然香氛之母的Mandy Aftel身邊學習,也從自己長年以來的品酒經驗與製酒知識中得到靈感,致力於將各種天然花草植物的美在香氛之中呈現,不僅是香水,也有香療用途。

點此閱讀全文

杜木之香 Fragrance du Bois-Parisian、New York Intense

第一次接觸Fragrance du Bois是大約兩年前,那時試到一款名為Petales De Cashmere的紫羅蘭香水還滿喜歡,可惜已經停售了,雖然沒有一定要擁有的那種感覺,但心裡就把這品牌記下來,想說找個機會來好好試試其他香水。前陣子天氣開始變冷,讓我對沉香的渴望加深,上網一查有什麼好貨時,Fragrance du Bois就出現在我的眼前,原來它是個主打沉香香水的品牌,他們家的沉香油都是來自正規的管道,且也遵行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縮寫:CITES),讓消費者在享用純正精油所調配出的香水之外,也不用擔心影響地球生態環境。Fragrance du Bois的外盒包裝也都是採用有環境永續認證(Sustainably certified)的材料,真是個香味傳統但包裝行銷卻很現代的公司。我很感興趣地買了兩款分裝來試試,對沉香或東方香調有興趣的朋友,接下來請跟我一起來聞香吧!

點此閱讀全文

卡紛 Carven 我的風格/瑪姬 Ma Griffe Parfum(復古Vintage)

【今日的香水之旅】

卡紛 Carven 我的風格/瑪姬 Ma Griffe Parfum(復古Vintage)

【調香師】

Jean Carles

【香調】

前調:醛香、鼠尾草、白松香、香檸檬

中心調:梔子花玫瑰依蘭依蘭茉莉

基礎調:香根草、陵零香豆、肉桂

【介紹】

卡紛女士在1946年創造了這款清新、時髦、極為花香的香水,但同時它也是經典的,並擁有一點高級時裝的氣息。它很自然地擁有這個名字,它就像卡紛女士的招牌洋裝-極簡風的棉質綠白條紋:Ma Griffe。

這個傳奇性香水的靈感來自卡紛女士最喜愛的花朵:梔子花、茉莉和玫瑰。

點此閱讀全文

面具 Masque Milano-褪色玫瑰 Love Kills、羅曼史水仙 Romanza、基督山恩仇錄 Montecristo

好久沒寫Masque Milano了,其實我對這品牌還挺有好感,也一直斷斷續續有在試(畢竟都買了一整組試香⋯不能浪費⋯),但都沒迸出什麼靈感,一直拖著,猶豫該不該寫,上禮拜才決定來寫個合集吧!於是選了三款個性差很大的香水來寫-玫瑰、水仙和木質煙香,這樣寫起來比較有趣,也希望大家喜歡!

★★

褪色玫瑰 Love Kills EdP

【調香師】

Caroline Dumur

【香調】

Love:土耳其玫瑰、埃及天竺葵黃葵、玫瑰醚

…Kills:玫瑰、印尼廣藿香、雪松、動物麝香、龍涎香苯乙烯(Ambrarome)

【心得】

Love Kills很甜美,這玫瑰不只勾引人的嗅覺,味覺也被其喚醒,鹹甜鹹甜的,還帶著非常細微的辛味,這豐富的口味使玫瑰顯得豔麗,其中有莓果混合荔枝的香氣,甚至有點果醬感,雖不至於像美食調,但這個多重面向的香氣讓我聞著不自覺開始泛口水。這個玫瑰不是帶刺的鮮紅或暗紅玫瑰,它不僅清甜,加上有點水潤與植物感,一直讓我想到茶玫瑰,有種被裝飾過的美。可能因為底部的黃葵與複雜的人工麝香,聞起來有種金屬與鋒利感,一開始聞十分引人入勝,但聞久了嗅覺會滿累,我幾次穿都是一開始覺得好聞,但到後面就有點膩,可能天氣冷的時候穿會好一些。

Love Kills的前調是一個帶著果甜味的玫瑰,酸感的天竺葵帶來新鮮感和水潤感,有溫暖的黃葵麝香包裹著,整體是個溫和、甜美但擴散力挺好的玫瑰香。之後的香味雖然變化不大,但隨著時間會逐漸變得較乾燥且有點脂粉感,玫瑰與天竺葵的結合總叫人迷戀,酸酸甜甜且有點植物感,黃葵注入迷人的麝香,仔細聞有一點點廣藿,香味滿親和並帶有女性氣質。中調開始,黃葵麝香會越來越突出,玫瑰帶有荔枝果香和琥珀般的脂感,天竺葵和廣藿香陪襯著,香味變得較暖調且也較低沉些,但還是挺優美。後調的天竺葵減輕,玫瑰與果香變得圓融難分,香味比較輕柔且微毛感,甜味比起之前增加了些但不會過度,仔細聞有乾淨的木質,整體是個較小家碧玉型的果香玫瑰。這香水的前調擴散強烈,不能近聞太久,後調比較輕柔但也還是滿有擴散力,持香比較一般EdP的品質。

點此閱讀全文

莫比烏斯香氛 Mobius Fragrances 云烟霧影 Par fume

【今天的香水之旅】

莫比烏斯香氛 Mobius Fragrances 云烟霧影 Par fume

【調香師】

Lorenzo( Tianyou Lou)

【香調】

哈瓦那雪茄(菸葉、龍涎酮、沒藥)、乾草癒創木、鳶尾根、玫瑰、乳香

【介紹】

調香師Lorenzo與歷史教授在雪茄房聊天,煙霧繚繞之間,那個關於香水的對話與景象給了他靈感創造出云烟霧影Par fume

「我在腦海裡構建了一座用雪茄葉做成的教堂,希望孟德爾的晚餐還是豌豆,希望玫瑰開成深褐色,希望焚香的烟霧鏈接天穹,我方才能去穿越那云烟霧影。」—Lorenzo

點此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