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一些英文單字,從今以後輕鬆看懂香調表。

在我剛開始寫這個部落格時,常看著品牌官網裡的香調表同時心裡感到疑惑,Esssetial Oil?Absolute?Accord?⋯⋯等,還有其他許多單字,字面上的意思雖然簡單,但卻不知道它們有何不同?我想很多英文母語者,如果沒在研究香水的話可能也未必知道這些字的差異,今天這篇文章我就要將這些在香調表裡常見的單字來一一解說,當作是我自己的複習,也讓其他好奇這些單字的香友能更快速、簡單的了解。

Esssetial Oil

Esssetial Oil是一種由蒸餾方式得到的純粹精油,說到蒸餾大家一定就先想到水蒸氣蒸餾法(Steam distillation),的確這也是最常見的蒸餾方式,但像是冷壓(Cold pressing)和分餾(Fractional distillation)出的精油也稱作是Esssetial Oil,所以當我們看到這個詞,通常都是指從自然植物、水果、樹、種子⋯等蒸餾出來的純精油,請注意在中文市場裡很多品牌以香精(Essence)這個字來誤導為精油(Esssetial Oil),香精(Essence)有時也是人工製香料或添加物的意思,並不同等於天然萃取出的精油(Esssetial Oil),所以在購買芳香產品看到有爭議的文字時最好問清楚商家再購買。

Absolute

Absolute是指由溶劑提取(Solvent extraction)的萃取物,由於許多植物在經過高熱或高壓的蒸餾方式會破壞其香味,或者使得香味流失,這時就必須以溶劑提取方式來取得其精華,像是玫瑰、茉莉和晚香玉⋯等在溶劑提取方式下取得精油會有更飽滿的香味表現。

CO2 Extract

CO2 Extract是由超臨界流體(Supercritical fluid extraction)萃取出的精華,由於這個技術是低溫製作,且能萃取出近乎原始的香味,所以近年越來越常被使用,其中最常見的就是香草、小荳蔻和粉紅胡椒的萃取。

Enfleurage Oil

脂吸法(Enfleurage)是種古老的製香技術,以脂肪來吸附植物的香味分子,因為效率低、不好控制品質且成本高,所以在市場上越來越少見,但這個萃取方式是直接吸附原料本身,讓許多人認為是能最完整取得原始香味的技術,在獨立市場上或手工製香業仍是熱門的香料來源。

Attar

也叫Ittar,此種源自中東國家的香精油,傳統是指將植物或花朵以加了檀香精油的水來蒸餾,經過長時間的低溫蒸餾而取得精油,但由於現代檀香昂貴,大多改為由其他木質精油來製作,近年來在市場上逐漸受到重視,現在不只中東國家,連國際製香業者也開始製作並販賣各式Attar精油。

Accord

Accord通常是指以數種或多種原料組合而成一個香調,例如當香調表裡出現Rose Accord,就表示這個玫瑰香調是由各式香料和分子所組合而成一個調香師本人覺得最接近自己心目中的玫瑰香味,抑或是個會讓人有全新感受的玫瑰香,這個Accord的組成只有調香師和製香業者知道,可以是人工也可以是天然,我們無從得知,這是個令人充滿遐想且也是個可保護品牌調香機密的用詞,但其中也充滿陷阱。不過在調香學院裡,學習如何調配出屬於自己的Accord則是每個調香師的必學之路,很多調香師或品牌就有自己專屬的Accord。

Antillone™/Norlimbanol™/Trimofix®⋯⋯等

當我們看到香調表裡的香調有「」或「®」符號時,代表這個香調是某香料製廠獨家研發且有申請專利的香調,通常這些香調能模擬出自然香味,抑或能帶來全新感受,例如Antillone™是由香料大廠Mane所研發,是個肥質且帶綠感的鳳梨、蘋果香,而Norlimbanol™則是Firmenich的產物,是個帶有琥珀感的木質調,出自知名廠牌IFF的Trimofix®則是個帶著乾燥植物煙感的皮革香。由於這些原料都是獨屬於生產者,只有旗下的調香師、合作的香氛品牌或有簽約的經銷商可取得,盡管大多是人工香精,但有時也因取得不易而顯得特別珍貴。

了解一些英文單字,從今以後輕鬆看懂香調表。 有 “ 1 則迴響 ”

  1. […] 在JAR Parfums的櫃哥跟我說,梔子花是無法萃取出香精的,如果在市面上看到香調裡有梔子花,百分之九十九點九都是以其他原料調和出來的(後來我上網查資料似乎真的如此,唯一有看到的精油就是以Enfleurage脂吸法所取出的梔子花精油,但此製作方式是很難作為商業用原料的),而Jardenia就是這麼一個香水,它是調香師兼品牌主人Joel Arthur Rosenthal所調配出一個代表JAR Parfums的梔子花香水,而名字也很有創意的將「JAR」和「Gardenia」做結合。我會決定買這瓶香水並不是因為它有多像天然的梔子花,甚至我覺得和我印象中的天然的梔子花的香味來比,少了點綠色植物感和明亮氣氛,但讓我著迷的地方是裡頭那土感、微酸鹹的木質香和隱隱作祟的玫瑰香,一開始我還沒聞出這一整個香味到底該怎麼形容,只覺得好神奇且有種熟悉感,問了一下香友,他們說是蘑菇味,我才腦子好像被解鎖一樣:對耶!真的好蘑菇喔!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