蘆丹氏 Serge Lutens 地獄魔鬼 La Couche du Diable EdP

那天在讀資料時,看到一位香水業界國際名人在訪談中講到Serge Lutens的時代已過,當時看到還滿傷心,還記得第一次聞到蘆家香水的感動,雖然隨著時間的確會漸漸覺得有點乏味,但它在我心中還是有一個份量在,我在想,一個品牌如果一直堅持自己想做的東西,不肯隨著時代改變,這樣到底是好是壞?我們必須很遺憾的接受一個事實是:香水的確是會隨著時代的變化而有不同的風格與流行,就現代的年輕女生聞到上一輩的香水如香奈兒五號Shalimar⋯等,百分之80、90一定都會覺老氣、甚至可能覺得很臭,就像我最常看到或聽到的一句就是「明星花露水的味道」,但那也只是一個風格、一個時代的香味,不知道20、50或100年後美食調的香水會都被那時的年輕人嫌老?而他們是不是會和現代的我們一樣給它們一個統稱?而什麼時候沉香香水、喀什米爾酮或龍涎酮之類的香水又會退流行呢?我們到底該對那些堅持做自己的品牌多給予讚賞還是責怪它們的食古不化?究竟香水是藝術還是個消費品?藝術是不會變質、不會過時的,然而香水會,但是香水可以給予人在精神層面上的感動又絕對不輸藝術品,文章寫到這仍然是無解的一個失落與無奈。蘆丹氏Serge Lutens這次試圖為自己增加點流行的元素-沉香,結果會是如何呢?現在就跟我一起來聞香吧!

【今日的香水之旅】

蘆丹氏 Serge Lutens 地獄魔鬼 La Couche du Diable EdP

【調香師】

Christopher Sheldrake

【香調】

勞丹脂木質沉香、麝香、玫瑰、柑橘、番紅花、橘子、肉桂、琥珀

【官網介紹】

怎麼可能在接觸蘆丹氏的藥劑前沒有品嚐過罪惡?沉香與勞丹脂一起創造了這個既邪惡又豐盛的藥劑,它是人類第一個放縱後卻又深感悔恨的罪。

【使用紀錄】

La Couche du Diable的前調一開始是明顯的辛香料味和木質香調,其中以肉桂香最為明顯,有一絲蜂蜜般的甜香,也可聞到一點點沉香味,滿有蘆丹氏他們家一貫的濃稠暗鬱風格。

十五分鐘後,雖然還是肉桂與沉香的木質香調為主角,但裡頭的花香漸漸綻放,明顯有番紅花和一些玫瑰香,一個奶油質地的奶甜香包裹著整個香味,非常柔順且吸引人。

一個小時之後,沉香的暗黑木質香味濃郁,但並不會有腥臭味,它的粉質辛鹹味讓我有點皮革的錯覺,琥珀那脂甜的香味從中散發,搭配著番紅花和一點點辛香料,香味馥郁且深沉。

兩個小時之後,花香稍減但還是可聞到番紅花的味道,主角還是沉香與辛香料,既乾燥又低沉,脂甜香給予了舒適感,勞丹脂的焚香味變得明顯,香味感覺比較沉靜了點,有點廟宇感。

四個小時之後,辛香料減少,勞丹脂那濃醇的焚香味和木質香渲染四周,沉香變得較溫和,與番紅花和琥珀融合成一個溫和的東方香味,香味中性、穩定且溫暖。

【使用後感想】

原本對這只香水期望不大,結果聞起來並不差,還滿能被我享受的,果然只要不抱太大的期望就不會有失望,也比較能客觀看待。一聞La Couche du Diable就立刻知道是誰家的小孩,就算個性強悍的沉香,一碰上蘆丹氏也得乖乖任其轉化。這個以辛香料加上焚香氣味為主調的沉木香,有一貫蘆氏酸梅湯的基底,香味厚實濃稠,和蘆家的大部分香水一樣溫暖、低沈且特別滑順,沉香只是其中一味,增加了點動物感與土澀感的木質香,完全沒有腥臭味或任何令人退拒的氣味,但對沉香成癮者或老手可能會覺得不夠味?如果你想找一個特殊的沉香或具中東感的傳統沉香,那這只香水恐怕無法讓你滿意,如果你想找一個安全、比較歐風且有蘆氏風格的沉香,那一定得試試這個香水。

La Couche du Diable的前調一開始就有明顯的辛香料與木質香,其中以肉桂最為明顯,裡頭有著蜂蜜甜香和一點點沉香,非常有蘆氏風格,隨著時間花香漸漸綻放,有明顯的番紅花也有一絲絲玫瑰,甜香也漸漸有著奶油質地,帶來了溫順的質地。中調開始沉香變得越來越濃郁,但並不會有腥臭味,其粉質的辛鹹味與、香料琥珀融合成一個像皮革的香味,花香隨著時間漸減,但焚香味反而增強,逐漸有些廟宇感。後調辛香料減少,勞丹脂的奶甜焚香與木質香渲染四周,香味乾燥且低沉,與番紅花和琥珀融合成一個溫和的東方香調。意外的這隻香水的擴散比較收斂一些,但近聞仍是很清楚,可是比起其他蘆丹氏香水算是較低調,留香則還是非常好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