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吉雷特 Coquillete 玫瑰粘膜 Rosa Muscosa EdP

【今日的香水之旅】

科吉雷特 Coquillete 玫瑰粘膜 Rosa Muscosa EdP

【調香師】

Elise JuarrosRosa Vaia

【香調】

前調:玫瑰醋栗葉天竺葵、桃子、黑莓

中心調:紫羅蘭、玫瑰、茉莉、廣藿香

基礎調:琥珀、香草、綠葉、麝香

【介紹】

Rosa Muscosa的主角:玫瑰,它的出現伴隨著絨布般的桃子、水嫩的黑莓和酸澀的黑醋栗。敏感又害羞的紫羅蘭遇到性感迷人的茉莉,花朵與植物的香調創造出引人注目的對立感,大地感的天竺葵回到原始純粹的玫瑰身邊,而琥珀那柔暖的基礎香調則溫暖了它最真實的美。

科吉雷特Coquillete這小眾牌子是兩位女調香師Elise Juarros和Rosa Vaia所創,她們的品牌精神是保有義大利香水的優雅和法國香水的高品質,旗下所以香水都是義大利手工製,今天要穿的是她們家N7系列裡的玫瑰香水Rosa Muscosa,有興趣的話就請跟我繼續看下去吧!

【使用紀錄】

Rosa Muscosa的前調一開始酒精味有點重,但青澀的玫瑰花香也相當明顯,等酒精散去後開始會有些水果甜香出現,整體並不是濃厚的,反而有乾淨清新的氣氛。

十五分鐘後,滿純粹的玫瑰花香,只有些微酸甜的莓果香和澀涼的天竺葵加上黑醋栗,近聞手部有一點點塑膠或橡膠的味道,香味是偏乾澀但有透明感的,不會太柔美或女性化。

一個小時之後,香調變化不大,一樣酸澀的玫瑰、天竺葵和黑醋栗,也一樣是偏乾躁的,可能因為廣藿香的加入,香味變得比較濃郁且有厚度,香氣整體變沒剛才那麼明亮,但還是有些微水果的甜香柔軟了整個香味。

兩個小時之後,滿直線性的香味,水果感消退,酸澀味微減但還是挺明顯,花香與柔美的麝香融合,加上綠葉般的植物香氣,整體輕柔且乾淨,一點點的廣藿香和香草,帶給了些許溫暖氣氛。

四個小時之後,香草的味道在此時比較突出了點,但不是濃稠的奶香,是挺輕柔的包裹著,給予了絲滑的奶油感,澀感、玫瑰花和果香減淡,忽然可聞到淺淺的紫羅蘭香,再加上棉柔的麝香,整體滿柔美可惜香味變滿淡。

【使用後感想】

從沒聞過這麼澀感的玫瑰花香,就像一顆連皮吃下的葡萄,葡萄皮裡的單寧造成那不滑順的口感,你可能會覺得有點不舒適,但從中散發出自然鮮明的玫瑰花香卻又不停的撩撥,難以理清的情緒令人印象深刻。儘管Rosa Muscosa是個非常直接、真實的玫瑰花香,也有明顯的綠色植物氣息,但它沒有汁液感和年輕的氣質,雖然有明顯果香,但在玫瑰融合了黑醋栗與天竺葵而形成的強烈澀感花香完全將水果甜味給吃掉,透出的苦楚與單薄的形象,就像十九世紀中期的法國畫家Henri Fantin-Latour的畫作,明明是興盛的花朵卻又如此乾澀與陰鬱。

Rosa Muscosa的前調一開始酒精味滿重,之後玫瑰花香漸漸盛開,等酒精味散去後,酸甜的莓果香才慢慢浮現上來,天竺葵和黑醋栗也跟隨加入,整體頗乾淨且有透明感,此時近聞手部有點塑膠或橡膠的味道,但在試紙上比較不明顯,中調開始水果香會漸漸消退,但廣藿香、麝香和香草會越來越明顯,香氣會越來越有重量且昏暗,但並不會變成奶甜的香味或變得稠質,只是酸澀感會減低,整體比較柔軟易親近,最後會結束在輕柔且優雅的麝感花香之中。Rosa Muscosa對我來說是個滿中性的香水,儘管是很明確的玫瑰花香,但那乾澀清涼的氣息,感覺也還滿適合男生,留香很不錯,擴散則比較一般,因為香味滿有透明度,雖然經過都會聞到味道但不會有強烈的存在感。

科吉雷特 Coquillete 玫瑰粘膜 Rosa Muscosa EdP 有 “ 2 則迴響 ”

  1. […] 一聞到伊之露Izia就讓我想到之前聊過的玫瑰粘膜Rosa Muscosa,那個尖澀帶苦的花香如出一轍,有點不平滑的質地,像是乾燥的玫瑰花瓣,但好險伊之露Izia更飽滿甜潤一些,少了點愁苦,多了些雍容的氣質。其實聞到這香味讓我還滿訝異的,d’Ornano夫人本身是出自波蘭貴族世家拉齊維烏家族Radziwiłł family,不僅是波蘭皇后Barbara Radziwiłł的子孫,她媽媽是有公主頭銜的Princess Christina Radziwill,而自己也有伯爵夫人Countness的頭銜(她先生因為和她結婚才得到伯爵的頭銜),這樣一個貴族身份,加上之前看過介紹她家裡的影片,裡面豪美之極,全是古董裝飾,我本來想像這個玫瑰花香會是鮮紅盛大如一輪玫瑰Une Rose,或者像No.5那種醛香加持下的濃厚成熟風格,結果意外是個挺酸楚、偏仙氣感的玫瑰,回想這只香水是在2017年發行的,當時的d’Ornano夫人也已80高齡,儘管一生富裕,但在看盡人生百態,退去鉛華之後的她是否和平凡人一樣也有一顆脆弱的心?偶爾也會感到孤寂呢? […]

  2. […] 一聞到伊之露Izia就讓我想到之前聊過的玫瑰粘膜Rosa Muscosa,那個尖澀帶苦的花香如出一轍,有點不平滑的質地,像是乾燥的玫瑰花瓣,但好險伊之露Izia更飽滿甜潤一些,少了點愁苦,多了些雍容的氣質。其實聞到這香味讓我還滿訝異的,d’Ornano夫人本身是出自波蘭貴族世家拉齊維烏家族Radziwiłł family,不僅是波蘭皇后Barbara Radziwiłł的子孫,她媽媽是有公主頭銜的Princess Christina Radziwill,而自己也有伯爵夫人Countness的頭銜(她先生因為和她結婚才得到伯爵的頭銜),這樣一個貴族身份,加上之前看過介紹她家裡的影片,裡面豪美之極,全是古董裝飾,我本來想像這個玫瑰花香會是鮮紅盛大如一輪玫瑰Une Rose,或者像No.5那種醛香加持下的濃厚成熟風格,結果意外是個挺酸楚、偏仙氣感的玫瑰花香,回想這只香水是在2017年發行,當時的d’Ornano夫人也已80高齡,儘管一生富裕,但在看盡人生百態,退去鉛華之後的她是否和平凡人一樣也有一顆脆弱的心?偶爾也會感到孤寂呢?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